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水上山

故事講述人:安大軍

  職業:北方某城市政府機關司機

  年齡:48歲

  性別:男

  故事開始:

  我叫做安大軍,我的老家在Z市。這件事發生在文革,我那時16歲。大家應該都知道,那時運動的殘酷。我也是造反大軍的一員,城裏能被我們破壞的“四舊”,已經破壞殆盡。我們的目標開始轉向了郊區。

  我生活的這個城市歷史非常悠久,文物古跡很多。在城市北部的山上就有很多的古墓,那些古墓理所當然的成了我們剷除的東西。說來挺好笑,我們的造反組織因為比較小,被分了一個最遠也最荒涼的古墓。

  那是67年的夏天,我們造反組織派了十四個人來做這件事。帶隊的姓吳,是比我高一屆的同校學生。清晨我們一行人就出發了,我們的交通工具當然是自行車,車上馱著鐵鍬、鋼?什麼的。姓吳的同學從造反司令部領了些炸藥、雷管,他親自馱著。

  騎了大約一個小時,我們到了北山。北山說是山,其實應該叫做嶺。長長的一條橫在這個城市的北部,山下有一條小河。到了河邊,我們就下了車。因為前面已經沒路了,我們背著工具就開始登山。往山上的路很不好走,走了三十分鐘才到。那古墓就剩了一個土堆,半截石碑躺在土堆前,我們沒看那石碑,也沒有心思看。墓的四周很開闊,沒有雜草。

  這時我們一行人出現了分歧,有人說把土堆炸平了,就算完成了任務。姓吳的卻堅持要炸開看看,來個徹底剷除。我們埋好炸藥,躲得遠遠的,轟——-的一聲,墓被炸開了。可能是巧合,我們埋炸藥的地方就是墓道口,硝煙散去,洞口就出現了。我們清理了一下,大著膽子鑽了進去。

  墓道不長,但是坡度挺大,一直向下,用石頭鋪的。我們點亮了帶去的煤油燈,發現那墓室並不大。四壁和頂部也是石頭的,這在我們那個不出石材的地方是很讓人奇怪的。

  在墓室中央是一具石棺,我注意到石棺和墓室都雕刻著花紋。那是一種非常神秘的圖案,我形容不出來。在煤氣燈下,那地方有點“糝人”。姓吳的的同學開始指揮我們橇石棺,那石棺的蓋兒,非常沉。鋼?頭都快橇彎了,還是紋絲未動,姓吳的命令我去外面再取幾把鋼?來,沒想到他的命令卻救了我一命。

  我來到墓室外,這時已經是中午了。不知什麼時候,天陰了下來,稀稀落落的飄起了雨點。

  因為外面的空氣好,我站了一會兒。從我站的地方,能很清楚地看到墓室裏面。那十三個人正在看石棺的花紋,姓吳的舉著那個煤氣燈,人影晃動著。我拿了幾把鋼?,往墓室走。

  就在這時,我忽然聽到了一種聲音。轟轟隆隆好象萬馬奔騰,我回頭一看,一股大水卷著泥土沖了過來。

  我-“啊”的大叫一聲撒腿就往開闊地跑,那水一下就沖進了墓裏。我只聽見裏面的人叫了幾聲,就再也沒了聲息。

  我嚇傻了,呆呆地站著。我的褲子濕了,那倒不是沾了水,是嚇得尿了褲子。

  我沒命的往山下跑,路過小河時我發現河水漲了許多。我跑到山下的一個村子裏,嘴裏就只能喊“救人”倆字。幾個村民和我上了山,墓裏已經灌滿了渾水,跟本看不見人。村民們又去拿傢伙,比劃了半天還是無濟於事。

  一直熬到了傍晚,市里的司令部知道這件事,派了幾十人來,到了深夜才從泥水裏挖出了那十三具屍體。

  我的十三個同學就並排躺在墓外,姓吳的手裏的煤氣燈,只剩下一個把兒了。

  後來,我被審查了一個月,司令部的人看問不出來什麼也就算了,我的十三個同學就這麼這喪了命。

  再後來,那個墓被當地人給填了。

  後記:

  老安的故事講完了,我們點燃香煙。在煙霧中對坐良久,我開口問到:“老安,你看見那水是從什麼地方來的嗎?”

  老安沉默。

  “我不能騙你,我真的看見了水是從哪里來的,我當時也跟司令部的人說了,可他們不信!”

  “從哪里?”我問。

  “是從我們上山的那條路沖上來的,那水還有一種聲音,象——嚎叫!對!嚎叫!太可怕了。”

  老安端起一杯滾燙的茶水一飲而盡,雙腿開始不停的抖動。
返回列表